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红色文化频道
中共烟台地方史⑥:坚持敌后抗战 战胜严重困难

2011-05-18 14:21:56

来源:水母网  



    第六章 坚持敌后抗战 战胜严重困难

    1941年至1942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斗争最困难的时期。1941年,随着苏德战争、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和“皖南事变”的发生,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日本侵略者的侵华政策也发生了变化。日本侵略者为了把中国变成它扩大侵略、进行太平洋战争的后方基地,在对国民党政府实行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同时,把进攻重点转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并与国民党顽固派相勾结,加紧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封锁和扫荡,致使胶东抗日根据地出现了严重的困难局面。

    1941年3月至1942年10月,日军在华北地区连续推行5次“治安强化运动”,其目的是为了巩固其对占领区的统治,反对共产党对抗日根据地和抗日武装的领导。日军对抗日根据地,则不断进行“蚕食”、封锁,并以军事“扫荡”为主,实行野蛮残忍的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从1941年至1942年,日军在实行“治安强化”运动中,在胶东地区,主要是在烟台市境内先后发动千人以上的扫荡就有9次。

    面对严峻的局势,1941年7月1日,中共山东分局号召全体党员、各级组织、各地军民“紧急动员起来,为建设坚持巩固的山东民主抗日根据地而斗争”!胶东区党委根据山东分局的指示,领导烟台市人民和地方抗日武装,在山东纵队第五旅、第五支队的支持下,开展了反投降斗争,全力粉碎日军的封锁、蚕食和扫荡,度过了抗战的最困难时期。

    第一节 根据地军民的反顽斗争

    胶东区的顽固派,原是国民党南逃时留在胶东的地方实力派和国民党军队中的杂牌地方武装。1938年2月,日军占领胶东,国民党主力部队和国民党地方政府官员南逃后,这些地方实力派就乘机抢占地盘,占领山头,划分势力范围,组织自己的队伍,成立什么“保安团”、“别动队”、“自卫军”等地方武装,独霸一方,鱼肉乡民。在胶东地区势力较大的竟有二十多股,群众称其为“胶东土匪司令”。在胶东南部有姜黎川、阎珂卿、张步云等;在西部有张景月、王豫民、张天佐、王尚志、厉文礼等;在东部有张金铭、徐叔明、赵保原、高玉璞、蔡晋康、丁 庭、苗占奎、郑维屏、秦毓堂等。他们一方面,与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有联系,沆瀣一气,接受其委任,打着抗日的旗号,反对共产党和抗日武装。另一方面,他们又与日伪军相勾结,接受其招降,屠杀抗日群众。在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时,胶东顽固派赵保原等就于1939年9月组织了“胶东抗八(路军)联军”。1940年,赵保原、张金铭、高玉璞等又向烟台市招远、莱阳边区和栖霞的观里发动进攻。l941年1月,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皖南事变”后,山东顽固派积极呼应,于1941年3月在山东全省发动了所谓“三月攻势”。在烟台市境内的国民党顽固派由政治反共为主转向军事反共为主。国民党山东省第九区专员兼保安司令蔡晋康部,控制了胶东中心战略支点——栖霞县牙山山区,将胶东抗日根据地分割为东西两块,并隔断了胶东区与其他抗日战略区的联系。针对赵保原、秦毓堂之流在胶东的军事进攻,中共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纵队发出指示,要求胶东区的山东纵队第五旅、第五支队组织自卫反击,保卫胶东抗日根据地。并调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许世友率清河独立团进入胶东,成立以许世友为指挥、林浩为政委、吴克华为副指挥的胶东反投降指挥部,统一指挥这次反投降战役。

    1941年1月8日,山东纵队第五旅十四团和东海指挥部所属部队,向盘踞在昆嵛山区的郑维屏、王兴仁、丛镜月、丁 庭、赵汉卿等顽固派发起猛烈攻击,激战两昼夜,歼敌3000余人,缴获轻机枪30余挺、步枪1 500余支,一举解放昆嵛山区,使文登、牟平两县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3月14日,胶东军政委员会、胶东区党委和胶东反投降指挥部召开会议,决定集中胶东区主力部队、基干团和清河独立团,首先歼灭蔡晋康部,恢复牙山抗日根据地。会议决定:第五旅(欠十四团)、清河独立团和北海军分区部队为西路军,由反投降指挥部直接指挥,从西向东进击牙山,直捣刁崖前和刁崖后蔡晋康的司令部;以第五支队和第五旅十四团为东路军,由第五支队司令员王彬、政委王文指挥,从东向西进击牟平观水之陈昱部,堵截可能从牙山向东逃窜的蔡晋康部,然后在牙山以南桃村一带与西路军会师;胶东抗大校长贾若瑜、政委廖海光指挥该校学员和西海、南海军分区部队,负责保卫大泽山区,巩固后方。3月1 5日,发起战役攻击。西路部队根据牙山山高坡陡、沟深路狭的地形特点,分成了3路向战区进发。清河独立团为左路,从牙山西北方向向亭口进击;第五旅十三团为中路,十五团为右路,分别从牙山的西面和西南方向向刁崖后合击。3月16日凌晨,西路军3支队伍几乎同时出现在牙山蔡晋康部的驻地。蔡晋康惊恐万分,不知所措。十三团率先在大杨家围歼顽军1个营后,随即向泉水夼方向发起进攻。右路十五团接连攻克下张家、唐家泊后,于3月1 7日攻占刁崖前。此时,我中路和右路两个主力团已经构成钳形夹击刁崖后蔡晋康司令部的态势。蔡晋康慌忙率领残兵经牙山后等地向桃村溃逃。第五旅十三团、十五团乘胜追击,直逼桃村。右路清河独立团在合围亭口顽军一部后,也南下桃村与第五旅两个团会师。3月18日,八路军攻占桃村,据守的顽军大部被歼,蔡晋康又率其残部南逃海阳郭城。东路军在击溃“抗八联军”洪彪部后,直插牟平东南的观水陈昱部驻地。经过激战,攻克观水,又歼顽军230余人。至此,我军歼灭了蔡晋康部1800余人,恢复了牙山地区,控制了胶东中心战略支点,使东西两个根据地连成一片。胶东八路军奇袭牙山的胜利,打乱了胶东顽固派的军事部署。赵保原立即调整部署,将进攻东海区的“抗八联军”主力3个团,从东线撤至海阳县的郭城一带。根据形势的变化,胶东反投降指挥部提出了:北靠牙山、南下海(阳)莱(阳),乘胜进军,趁顽军调动混乱之际,向赵保原部反击的战役要求。3月20日,第五旅十三团、十五团、清河独立团,由栖霞桃村南下,当即占领郭城外围守敌的部分阵地。3月21日,赵保原以3个主力团的兵力,向第五旅阵地反扑,当即被击退。第五旅乘势进攻,一举占领郭城外围高地,将赵保原部压缩在郭城内。3月26日下午,赵保原部兵分数路突围逃窜,我军乘胜追击,歼其一部。左路军于3月21日拂晓,进攻崖子苗占魁部司令部。激战两天,于23日全歼苗占魁部。同时还击退了秦毓堂、郑维屏、安廷庚、赵汉卿等部组成的2000多人的援军的进攻。我军攻占郭城后,第五旅、清河独立团、第五支队胜利会师。至此,我军已掌握了战场主动权,继而逼近了赵保原老巢万第的外围发城一带。赵保原企图利用围堡工事,固守待援。我军则采用“围点打援”和“引蛇出洞”的战术,创造战机,力求在运动战中将其歼灭。4月2日,第五支队一团进占海阳县榆山,第五旅十五团占领苍山,十三团一部占领吉格庄以西的卧龙,完成了对郑维屏、赵汉卿部驻守的吉格庄据点的包围。郑维屏向赵保原求救,发城顽军也向赵保原求援。赵保原为解除对万第的威胁,决心与我军争夺榆山。榆山位于海阳县西部,靠近莱阳县东部,距万第仅有十余公里。榆山争夺战激战了8天,我坚守榆山的部队击溃了赵保原部的多次进攻。榆山久攻不下,发城及吉格庄的顽军处境困难,赵保原连忙向国民党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求援。于学忠派国民党保安第二师张步云部、鲁苏战区游击第二纵队厉文礼部以及五十七军一一三师1个加强营援赵。赵保原得到增援后,于4月27日纠集4000余人,向我榆山守军发起了连续进攻,结果以赵保原的失败告终。增援赵保原的张步云、厉文礼部及一一三师加强营,在遭到我军沉重打击后纷纷向西回窜。在我军包围下,吉格庄顽军郑维屏、赵汉卿趁黑夜率部逃跑,发城成了孤城。赵保原收拾败兵,死守发城到万第一线的几个据点。5月24日,第五旅十五团向发城外围的赤山发起进攻。据守赤山的顽军秦毓堂部的王培江为保存实力,率部向海阳县城逃窜。我十五团团长梁海波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王培江逃跑后,发城顽军完全处于我军四面包围之中。赵保原命令士兵加固工事,大修围堡,又令万第、大夼、濯村之顽军加强工事防守。为打破赵保原的围堡战法,反投降指挥采取以碉堡对碉堡的特殊作战手段,牢牢把发城围困起来。我军利用碉堡对顽军展开了政治攻势,喊话、贴标语、散发传单、送食品,宣传我党我军的抗日主张和抗日统一战线及宽待俘虏的政策。顽军在八路军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下,不断瓦解,几乎每天夜晚都有士兵向我军投诚。7月26日,第五旅十五团又攻占了发城的屏障——北山的3座大碉堡,使发城完全置于我军监视和包围之中。发城顽军指挥官张起陆(赵保原的副师长)为了逃避覆灭之灾,于7月27日深夜,率部突围。我军乘势追歼,将其大部歼灭,生俘2000余人,发城遂为我军占领。赵保原残部退到莱阳县万第、濯村一带,背靠日伪军据点与日伪军进一步勾结,投靠了日军。

    历时5个月的反投降战役共歼灭顽军近2万人,打败了以赵保原为首的“抗八联军”对胶东抗日根据地的进攻,极大地削弱了胶东顽固派的军事力量,巩固了大泽山、昆嵛山根据地,恢复了牙山根据地,打通了胶东根据地东西的联系,使胶东根据地连成一片。

    1942年,在胶东的日军虽无增加,但随着一批国民党顽军的公开投敌,胶东的伪军和日伪军据点却有所增加,没有公开投敌的顽军也是伪顽兼祧,一面接受伪军番号,一面又保持其国民党番号。在这种情况下,山东纵队胶东区部队继1941年的反投降战役后,于1942年5月,又同胶东国民党投降派主力、暂编第十二师赵保原部在莱阳五龙河畔进行了反投降作战。1942年4月中旬,山东纵队第五旅参谋长贾若瑜率第五旅十四团、特务营(欠1个连)、骑兵营进入平南、胶北,策应友军国民党山东保安第一旅姜黎川部由胶南北上。4月20日,攻克李福庄据点,打开了八路军向南发展的大门。赵保原于5月12日、13日亲自指挥其一团、三团、特务团及莱阳保安团、平度保安团共16个营的兵力,向驻守在李福庄的山东纵队第五旅十四团发起进攻,企图夺回失地。胶东区党委和第五旅借赵保原主力西去这一有利时机,发动了五龙河战役。5月15日晚,山东纵队第五支队十六团突袭大夼,赵保原部四团除团长陈达夫带1个连逃到崔疃外,其余全部被歼。接着第五支队十七团、第五旅十三团攻克迎格庄、憩格庄等10多个据点,缴获赵保原的兵工厂、印刷厂、被服厂和报社。16日,赵保原在西线得知大夼战斗吃紧,留下部分部队阻止八路军追击,带其一团、三团、特务团回援万第。18日,第五旅十四团在荆山后一带追上赵保原,并与其激战。傍晚,赵保原躲进莱阳县城日伪军据点。第五旅十四团和特务营立即绕过莱阳县城,伪装成赵保原的部队,巧取了昌山院国民党一区据点,并获得他们的联络信号。当日晚,第五旅十四团作好伏击准备。19日上午9时许,赵保原指挥其3个主力团和1个营向昌山院开来。第五旅特务营用联络信号与赵保原取得联系,放过赵部先头部队。当赵保原骑马进入伏击圈时,十四团和特务营发起猛烈攻击,将其主力打散,赵保原幸免一死逃往留格庄据点。20日上午,第五旅十三团、十四团和第五支队十七团会师。当晚,我军又攻克了濯村据点。至此,五龙河战役结束。从4月20日至5月21日,山东纵队第五旅、第五支队部队击溃了赵保原部第一团、第三团、第四团和保安团。五龙河战役给赵保原以深重打击,从此赵保原主力再也不敢向西进犯了。

    五龙河战役后,八路军将缴获的机械设备、服装布匹、枪支弹药等战利品迅速向东海抗日根据地转移。赵保原为夺回失去的物资,向日军求援。5月20日,驻青岛、莱阳日伪军急速赶到行村和万第。21日,日伪军400多人在投降派秦毓堂的配合下,由行村北上,向崔格庄一带进犯。驻莱阳、栖霞日伪军500多人与赵保原部一团、二团相配合由万第南下,向龙虎山一带扑来,企图南北夹击,夺回失去的物资。当日,山东纵队第五支队一团三营与行村之敌相遇,经反复激战,将来犯之敌击退。午夜后,战利品安全转移。在第五支队一团三营与行村之敌交战时,第五旅十五团4个连在龙虎山阵地,阻击了相当于5倍于己的敌人,激战1天,歼敌300多人。正当第五旅十五团阻击部队完成阻击任务准备撤出阵地时,被敌四面包围。为保障大部队安全转移,部队首长决定由排长刘琦带领一个排,占领龙虎山制高点,利用有利地形,吸引敌人,掩护大部队撤出战斗。21日夜,大部队在刘琦排的掩护下安全撤离阵地。而刘琦排的全排战士壮烈牺牲。


    第二节 开展反蚕食、反封锁斗争

    日军在胶东区推行的“蚕食”政策,是其破坏胶东抗日根据地、摧毁胶东抗日武装力量的重要策略之一。它是通过政治上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军事上实行打、压、突袭的手段,逐步蚕食、缩小我抗日根据地,扩大敌占区,使胶东八路军和地方武装部队失去立足之地。日军在胶东区推行“蚕食”政策的步骤是先平原、沿海,后山区,并以胶济铁路青潍段、烟(台)威(海)公路、烟青公路、烟潍公路交通要道两侧、经济资源区和对其威胁较大的地区为重点。其主要方法是在我抗日根据地边沿地区,安设据点,并由点到线,由线到面,进行伪化活动,逐步蚕食,变抗日区为敌占区。据统计,在平、招、莱、掖边区每20平方公里就有1个日伪据点,在烟青公路上每4公里就有1个日伪据点。在黄县,从1940年3月至12月,日军在黄山馆、北马、大陈家、芦头、诸由观、黄城集、大园等地共修筑了10处新据点,在这些据点内建有24座炮楼,驻有日伪军600余人。1941年底,烟青路福山至莱阳段只有10个据点,到1942年6月就增加到23个。1942年3月至8月,福山县境内东起旺远,中经马山、西厅、十里堡至八角一线,日军先后修筑了27个据点。到1942年底,日军在胶东区安设的据点达400余个(不含青岛地区和昌潍根据地)。在日军的“蚕食”下,大泽山、牙山、昆嵛山等抗日根据地的范围都不同程度的缩少了。

    为了粉碎日军的蚕食政策,中共胶东区委和胶东军区贯彻山东分局指示,坚持“敌进我进”的方针,采取“分区坚持、互相配合”的战术原则,在根据地边沿地区大力开展反“蚕食”斗争。1 943年2月,烟台市各地利用春节这一有利时机,向日伪军发动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人,阻止了日军“蚕食 ”政策的推进。之后,各抗日根据地普遍组织民兵联防,派出小部队和武工队,深入敌占区,与主力部队、地方武装和民兵相配合,有计划地进行了反蚕食斗争,扩大了游击区,保卫了根据地。5月,胶东军区十三团在栖霞县大队配合下,一举攻克了号称“鲁东第一大碉堡”的蛇窝泊据点。蛇窝泊位于烟青公路东侧10多公里处,东南与海、莱边境接壤,可控制海莱根据地。西面与杨础、观里、官道等相呼应,可直接扼制东、西海区的交通联系。蛇窝泊碉堡修筑工程浩大,其主碉堡就动用两千多民工用5个多月时间才修成。该碉堡墙厚l米,高达13米,方型,上下4层,系钢筋、砖石、水泥混凝土建筑。碉堡周围挖有3米深的壕沟,沟外架有铁丝网,敌人号称“鲁东第一大碉堡”。日军为了加强该据点的防御,特派1个日军小队41人、1个警察所12人及伪自卫团70人,共约120余人驻守,并配有捷克式轻机枪1挺、匣子枪6支、手提式4支、掷弹筒1个、步枪39支。同年5月,胶东军区十三团遵照胶东军区关于“麦收前坚决拔掉蛇窝泊据点”的指示,由副团长王奎先指挥,以一营和三营担负这一任务。5月22日,三营首次攻击未果。次日,团政委李丙令、营长曲绵福组织召开作战会议,总结经验,研究确定改变战术,以民房为依托,挖地道通往碉堡内,派突击组进行抵近爆破。24日凌晨2时攻击开始,在集中火力掩护下,一营突击组迅速接近敌碉堡,经连续3次爆破,将碉堡炸翻。这次战斗仅用20多分钟就告结束,击毙伪小队长以下44人,生俘伪警察所长及伪乡长以下81人,缴获机枪l挺、小炮1门、长枪37支、匣子枪6支、手提式2支、子弹1000余发、炮弹9枚、手榴弹100余枚,其它军用品一宗。6月,北海独立团攻克了黄县欧头孙家据点,全歼日伪军两个中队。

    在反蚕食斗争中,胶东军区各军分区的武工队发挥了特殊的作用。西海军分区武工队,活跃在平度西部、北部和掖县南部。北海军分区武工队,活跃在招远北部、玲珑矿区、龙招路两侧和烟潍路黄县至蓬莱段。他们深入敌占区和矿区内部,瓦解伪军,训教伪职人员,打通了北海区与西海区的联系。烟台市各县的民兵是反蚕食斗争的一支重要力量。他们在八路军主力部队的保护和支持下,在地方武装部队配合下,在自己的家乡广泛开展分散性、群众性游击战,运用麻雀战、地雷战、破袭战、围困封锁战等战术,破公路、平壕沟、炸碉堡,频繁打击敌人,干扰破坏了日军的蚕食计划,保卫了抗日根据地。在这场蚕食与反蚕食斗争中,烟台市涌现出一大批民兵战斗英雄、民兵爆炸英雄、模范爆炸村、民兵联防模范村。

    日军在胶东推行的封锁政策,是其破坏胶东抗日根据地、摧毁胶东抗日武装力量的另一种策略。它是通过军事封锁和经济封锁的手段,加剧胶东区各抗日根据地的困难,遏制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另一方面,则企图通过封锁,切断胶东区各抗日根据地之间的联系和支持,然后各个击破之。日军对胶东区的军事封锁,主要是利用他们控制的胶济铁路和烟青、烟潍、烟威、掖平、海莱等几条公路干线分割我抗日根据地,并在这些铁路、公路沿线安设据点,分兵把守,加紧封锁。同时,日军还在被分割的根据地边沿挖掘封锁沟,以阻断各根据地之间的联系。日军的经济封锁,主要是在敌占区、游击区内大肆掠夺人力、物力和财力。他们强征民工修筑碉堡,捕捉壮丁扩充伪军;加紧掠夺烟台及胶东区的黄金、粮油、棉纱、布匹等战略物资;向群众征收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搜刮中国人民的钱财;垄断工商贸易,严密控制战略物资输入抗日根据地,并且用种种手段套购根据地的物资。如侵占胶东的日军早就对招远玲珑金矿垂涎已久,并叫嚷“宁失招远城,勿失玲珑矿”。日军在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的玲珑金矿,竟驻有一个200余人的日军中队,再加上7个伪军中队,共有1000余人守卫。日军在玲珑金矿采取掠夺式的开采,将含金量高的富矿石和精矿粉用汽车送到龙口港,然后运回日本。在龙招路上,每天有七八辆汽车装着富矿石、金精矿粉、纯金等物资运往龙口装船。据不完全统计,从1938年至1945年8月,日军从招远夺走的富矿石20万吨,精矿粉5万余吨,纯金16.5吨,白银38.4吨,铜6226吨。日军还控制金融市场,推行伪币、制造假北海币,扰乱我根据地的经济。在敌占区,日军还用假法币换取真法币,再到国民党统治区内套购中国外汇,拿这些外汇到国外购买紧缺军用物资,再拿这些物资、军火来侵略、屠杀中国人民,其用心可谓凶狠、险恶之极。

    日军的军事封锁和经济封锁,虽然加剧了抗日根据地的困难,但没有压倒烟台市广大军民。在中共胶东区委和胶东军区的领导下,烟台市军民同日伪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胶东军区主力部队支持下,烟台市各级党委、政府还发动群众开展灵活多样的、大规模的反封锁斗争。白天,当敌人抓夫,强迫民工挖沟、修碉堡时,我则动员群众疏散转移,在工地上则发动群众消极怠工,偷工减料,应付敌人。夜晚,我地方部队和民兵则包围敌人据点,组织群众填平封锁沟、推倒封锁墙、破坏公路和桥梁。如招远县民兵自卫团就经常在青岛至黄县公路上,招远城至道头段,毁桥扒路、拔电线杆、割电话线,让敌人行走困难。招远县第五区的民兵,抽调30名骨干组成5个爆炸组,在通往招远县城必经之路的上、下华山和南、北冯家一带和各个山口,全部用地雷封锁起来,迫使日伪军不敢来抓人、抢粮、抢牲口,以反封锁对付敌人的封锁。1942年,山东纵队第五旅为阻止日军对烟台市资源的掠夺,曾多次袭击了日军的运输车队。这年4月28日凌晨,山东纵队第五旅十三团二营在招北县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在龙招路的槐树庄设伏。上午8时许,由龙口返回玲珑金矿的日军9辆运输车满载军用物资、金属原料,开进槐树庄大街上的伏击圈内。二营战士先以猛烈炮火袭击,继之,趁敌惊魂未定冲上去与之展开肉搏战。经10余分钟战斗,全歼押车的日伪军40余名。是役,毙日军10余名,俘日军2名,俘伪军小队长以下官兵20余名;缴获捷克式轻机枪2挺、小炮1门、长短枪20余支、弹药及其它军用品和金属原料6汽车,烧毁汽车3辆。7月,第五旅十四团,在招远沙埠设伏,又截获38辆满载黄金精矿粉的日军运输车队,击毙日伪军20人,俘虏29人。

    为粉碎日军的经济封锁,烟台市各县进行了多种形式的有效斗争。在政治上,开展了强有力的宣传工作,揭露敌人进行经济封锁和经济掠夺的阴谋,教育群众不资敌、不卖战略物资给敌人。为了打破敌人贸易垄断,各县派出地下工作者到敌占区去,秘密购买军火、药品、钢材、通讯器材等;组织、鼓励商贩,从敌占区向根据地输送群众和部队必需的生活用品。在根据地内,则加强工商、税务、银行等部门的工作,管好集市贸易和金融市场。1942年9月,胶东区党委决定采取排挤法币(国民党政府发行的纸币)、伪币,维护北海币,建立北海币市场的方针,同日伪开展了货币斗争。一方面,加大北海币的发行量,满足群众对货币流通的需求。另一方面,立即在根据地内停用法币,打击伪币、假币。这一斗争的开展,防止了根据地物资的外流,稳定了金融市场,进一步扩大了北海币的影响。反对敌人经济封锁的最重要环节,就是努力发展根据地的生产。烟台市各县的党政机关和部队,在1942年至1943年普遍开展了大生产运动。根据中共中央、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总方针,努力发展农业生产、手工业生产和副业生产。有条件的县、区,创办了小型工厂、手工作坊,组织生产合作社、供销合作社。鼓励集市贸易,发展商业,改善物资流通,调剂余缺,保障军需民用。根据地生产建设的发展,减轻了人民负担,改善了军民生活,实现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要求,增强了反对敌人经济封锁的经济实力,为度过抗战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第三节 粉碎日伪军的残酷“扫荡”

    日军在胶东区推行“蚕食”、封锁政策的同时,还多次发动了残酷的、大规模的军事“扫荡”。日军推行的“扫荡”政策,是其企图摧毁胶东区抗日根据地,消灭胶东抗日武装力量的最毒辣、最凶残的策略。自1940年以来,日军对胶东区的“扫荡”,次数不断增加,兵力不断增大,手段一次比一次凶残。从1940年6月到1942年12月,日军在胶东区进行较大规模的“扫荡”先后有9次之多,局部的、小规模的扫荡则不断进行。这些扫荡,多数是在烟台市境内进行的。

    日军在胶东区发动的第一次大规模扫荡,是1940年6月的“六一”大扫荡。6月1日,日军从青岛、烟台、招远、掖县、潍县、平度等地,调集5000余人,在日军独立第五混成旅团秋山肇少将旅团长指挥下,兵分多路对胶东区平、招、莱、掖及蓬黄山区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持续20余天的大扫荡。山东纵队第五支队在地方武装和广大群众配合下,给敌人以重大杀伤,粉碎了敌人的扫荡。6月11日,第五支队十四团的两个连在招远县西北部的灵山被日军包围,战斗从上午7时激战到下午4时,战斗异常残酷激烈。十四团指战员面对数倍的敌人,浴血奋战,重创敌人。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团政委张咨明、副团长张子良及200余名指战员壮烈牺牲。6月15日,第五支队十三团、十五团各1个营,在北海独立团和栖霞县大队配合下,在栖霞县雷山北麓设伏,袭击扫荡栖霞城的日伪军,战斗自下午3时激战至深夜,歼敌70余人。7月6日,驻烟台日军绀野部及伪军一部,携带轻重机枪5挺、迫击炮2门,由福山出发,纠合驻蓬莱大辛店伪警备队200余人和国民党顽固派高炳旺部200余人,兵分两路,联合向艾崮山区抗日根据地石门口一带进犯。第五支队十三团在双山对日伪军进行反击战。十三团一营抢占双山高地后,居高临下打乱了敌人的队形。日伪军在重机枪、迫击炮和掷弹筒的掩护下,向我双山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我军连续打退敌人7次冲锋,始终坚守着阵地。经8个小时的阵地争夺战和白刃战,击退日伪军的进犯,毙伤日伪军60余人。1940年下半年,烟台市地方武装配合胶东主力部队,多次给予扫荡的日伪军以重大打击。7月底,第五支队一部攻克了黄县黄城集据点,毙、伤伪军90余人。9月18日,原第五支改番第五旅。10月17日,日军独立第五混成旅团第十八大队大岛部,纠集日伪军300余人,携带火炮3门、轻重机枪10余挺,分别从平度县城和掖县夏邱堡出发,向平、招、莱、掖抗日根据地发动突袭扫荡。在敌人前进途中,多次遭到我军的截击。20日,在敌人回缩掖县城途中,又在庙埠河遭我地方武斗伏击。23日,第五旅十三团在独步山和两目山对敌发起进攻,此役共毙、伤日伪军250余人。12月5日,日军第十八大队大队长大岛,又指挥日伪军300余人,到掖县郭家店设立永久性据点。第五旅十三团、十四团在地方武装配合下,对驻郭家店的日伪军发动围攻,经5昼夜的激战,将敌击溃,收复了郭家店。此役,共毙伤日伪军140余人,俘虏38人。同月21日,第五旅十三团在掖县上庄遭到驻招远县道头据点日伪军的突袭,我军进行英勇反击。在突围中,十三团团长李绍桥壮烈牺牲,政治委员苏晓风负伤后被俘,在道头慷慨就义。

    1941年9月,日军又在北海地区发动新的扫荡。9月18日至25日,日伪军同时从蓬莱县城、大辛店、黄城集、上门家和烟台出动,采取6路并进,对艾崮山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遭到山东纵队第五旅和北海独立团、蓬莱县大队的坚决回击。当上门家之敌扫荡到邓格庄时,首先遭到北海独立团迎头痛击。21日,蓬莱县大队又在站马张家,给予扫荡之敌以有力反击。25日,当大辛店之敌,扫荡到巩家庄一带时,山东纵队第五旅二团二营与敌人展开了激战,击退了敌人的扫荡。在这次反扫荡战斗中,共毙伤日伪军70余人。同年11月,山东纵队第五旅在莱阳、栖霞和招莱边区主动开展对敌攻势。十五团政委雨晴在崤山战斗中壮烈牺牲。12月,我军又在烟台、福山一带主动发起进攻,打击和袭扰敌人,连续攻克了烟台郊区4个日伪据点,并派武工队袭入市区内,烧毁伪军岗楼3处,捕获伪军警13人。

    1942年,日军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连续进行了春、夏、冬季3次大规模的“扫荡”。这3次“扫荡”,其规模之大、兵力之多、手段之残酷都超过了以往的“扫荡”。1942年3月22日,日军分别从济南、青岛、烟台、威海等地出发,在莱阳、掖县、栖霞、牟平、文登等地集结。3月25日,日军第十二军独立混成第五、第六旅团,在日本海军及胶东各县伪警备队的配合下,由第十二军司令官土桥一次统一指挥,开始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春季“扫荡”。敌军所到之处,疯狂地烧杀抢掠,20天内就抓走群众5000余人,抢走牲口5000余头,许多村庄变成废墟,牙山、昆嵛山抗日根据地均受到重大损失。

    为了粉碎日军的扫荡,中共胶东区委制定了坚持边沿区斗争,制止敌人蚕食推进的方针。其具体的部署是:山东纵队第五旅十三团以大泽山区为基点,坚持在平、招、莱、掖地区与敌人周旋。十五团除二营坚持牙山外,主力撤至莱招、海莱边区打游击。第五支队分散活动于昆嵛山区。各路部队根据“保存实力,适时转移,缩小目标,分散活动”的原则,寻机歼敌。3月29日,第五旅十三团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于招远县仰望顶与日军激战7个小时,击溃日军大岛部队一部,毙伤日伪军210余人。3月24日至4月15日,驻牟平、海阳的日伪军2000余人,在飞机、装甲车的配合下,分两期对牙山抗日根据地进行了23天的扫荡。敌人在扫荡期间,还在烟栖公路线上增设了10个临时据点,企图分割牙山与艾崮山抗日根据地的联系。在胶东八路军与地方武装的不断袭扰下,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3月25日,山东纵队第五支队三团在青山南山与从行村、水道等地来犯的日伪军激战4小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30日,第五支队一团在海阳县崖东夼东山与日军一部遭遇,经激战歼其88人。4月6日,日伪军3000余人分12路向驻昆嵛山区的山东纵队第五支队及胶东区党委机关进行合击。第五支队较早侦悉敌情,很快冲出合围,跃到山、垛山一带;胶东区党委机关在第五支队1个营的警卫下,越过昆嵛山宋家口子村时,与几股敌人相遇。第五支队指战员,抢占有利地形阻击敌人,并与敌人展开白刃战,保护区党委机关安全突出重围。3月25日,莱阳、栖霞之敌分路向桃村猛扑,烟台之敌千余人、牟平之敌800余人亦向桃村“扫荡”包围。至29日,各路敌7000余人,先后会合于桃村。胶东八路军主力部队一面组织兵力反“扫荡”,又以一部向外围敌据点反袭。3月27日,主力部队一部绕至烟青公路莱阳段,一举攻克榆科顶据点,毙伤日伪军50余人,生俘日军5人。30日夜,主力部队另一部袭击海阳东北之半桥,敌不支向西溃退。同时,主力部队一部将进犯桃村之日伪军200余人全部歼灭,缴获炮弹10余发、瓦斯筒20个、日军军旗8面、其它军用品一宗。5月21日,山东纵队第五支队开展阻击战,粉碎了日伪军1000余人、国民党顽固派赵保原、秦毓堂2000余人对海莱边区抗日根据地的联合夹击。

    从1942年7月开始,日军又发动了夏季大“扫荡”。7月初,日军一路400余人与秦毓堂部1500余人,从海阳县行村出发,由南而北;另一路日军500余人与赵保原部1500余人,从莱阳、栖霞等地出发,由北而南,企图在海莱边区合击我八路军主力。胶东军区(7月1日胶东军区成立)第五支队和山东纵队第五旅十五团在龙虎山一带,给敌人以迎头痛击,歼敌300余人。7月8日,日伪军3000余人,又分别从烟台、水道、栖霞、莱阳等几个据点出发,阴谋合击我栖、牟、莱、海边区,并向林寺山、唐家泊、桃村等地进逼。山东军区第五旅十三团先后在花园、杨家店、小孙家等地,连续给多股敌人以打击,迫使扫荡的日伪军于15日分头撤回原驻地。至此,日伪军的夏季大“扫荡”宣告破产。

    1942年冬季日军的大“扫荡”,是最残酷、最野蛮的一次扫荡。11月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秘密由北平飞到烟台,布置对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扫荡。为粉碎这一次敌人的扫荡,八路军山东军区(8月,山东纵队撤销后成立)第五旅和胶东军区部队,采取主力部队以团、营、连为单位分散活动,同地方武装、民兵密切结合,分区坚持斗争的方针,并以烟青公路为界组成两个指挥系统。公路以西归第五旅统一指挥,公路以东归胶东军区统一指挥,相互配合进行反扫荡。11月17日至12月底,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土桥一次指挥独立混成第五旅团主力和第五十九师团、独立混成第六、第七旅团各一部,共1.5万人,在26艘军舰和10架飞机协助下,在伪军及投降派赵保原、秦毓堂等部5000余人的配合下,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历时40天的“拉网合围”大扫荡。

    11月17日,日军万余人乘600余辆汽车,由烟(台)青(岛)公路东进,猥集于莱阳、栖霞、福山等县。19日,沿烟(台)青(岛)公路布防构成“隔断网”,并开始向东推进。21日,敌人以栖霞、牟平、海阳、莱阳间的牙山、马石山为中心,实施“拉网合围”,妄图消灭胶东军区领导机关。各路犯敌以多路平推、步步进击的战术,白天见山搜山,遇村梳村;夜晚就地露营,五步十步燃起一堆篝火;在各山口要隘设置带铃的铁丝网;在沿海各港口以海军舰艇进行封锁;在烟(台)青(岛)公路北段两侧挖掘封锁沟,驱动兵力,步步进逼。胶东军区及胶东区党政群机关,在第十六团、第十七团的掩护下,隐蔽地穿越了日伪军的封锁线,向东跳出中心合围圈,移至外线。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政治委员林浩率指挥机关,直插乳山县的冯家等日伪据点绕道棘子园待机而动。胶东军区副司令员王彬指挥第十六团、第十七团,化整为零,以营、连为单位待机突围。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校长、政治委员聂凤智、廖海光指挥师生于21日黄昏突出重围,转人敌后,协同地方武装对烟(台)青(岛)公路的福山至栖霞段进行大破袭,并3次袭击福山县城,从敌后牵制和威胁日伪军。23日,日军沿海阳县的小纪、孟格庄、徐家店等地向马石山逼近,以机枪和火炮开路,摇旗呐喊威吓被包围的群众,约有3000余人被驱赶到马石山下。日伪军完成了对马石山区半圆形的网状合围。在合围圈内的第十六团和第十七团的零星部队随即向敌发起进攻,部分群众和部队冲出了重围。在突围中第十六团政治委员张寰旭、参谋长陈志英等在海阳县北朝舞山壮烈牺牲。第十六团第三连第一排在海阳县嘴子前村与敌相遇,在激战中,除少数几个人突出重围外,其余全部牺牲。23日,日军扑到马石山后,才发现胶东军区和第五旅的主力部队早已转移。敌人扑空后,就开进马石山下有100余户的石硼村进行报复,一次就烧掉80余间房屋,还将马石山的草庵村的房屋全部烧光。在马石山的周围,敌人穷凶极恶,见人就抓、就杀,仅在金斗顶采矿坑一处就杀死群众50余人。此时,山上被围群众在胶东军区部队的掩护下,已转移了近三分之二。但由于日军在马石山周围的围追烧杀,入夜后山上被围的群众又达到2000余人。正当被围群众走投无路时,第十七团第三营第七连、东海军分区独立团第二连第一排和执行任务途经马石山的第五旅第十三团第七连六班,看到村村浓烟滚滚,到处尸横遍野的情景,就毅然留下来,同地方干部、民兵组成战斗的集体,带领群众连夜突围。第十七团第七连在马石山东与合围之敌展开了白刃格斗,反复冲杀5次,歼灭日军100余人,全连仅突围出5人,其余全部壮烈牺牲。东海独立团第二连第一排的战士,在排长许书礼带领下,乘黑夜连续两次冲进合围圈,救出数百名群众。当他们第三次冲进合围圈时,天已大亮,日军加强了火力封锁,许书礼和十几名战士被包围在马石山顶,最后弹尽路绝,全部壮烈牺牲。在马石山区执行警戒任务的胶东行署公安局警卫连第三排18名战士,在公安局科长唐慈和连政治指导员王殿元率领下,先后保护、引导7批被围群众1000余人突出重围,最后被敌人围住。“十八勇士”从清晨战到中午,打退敌人多次冲锋,子弹打光了就与敌人肉搏,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第五旅第十三团第七连六班10名战士,在班长带领下,分为3个战斗小组,冒着敌人的弹雨,往返3次,掩护了近千名群众转移。当他们第4次冲进包围圈带领群众突围时,日军已逼近山顶。他们从凌晨4时激战到天明,一次次把敌人打下去,最后只剩下班长和两名战士,子弹打光了,敌人冲上来时,他们3人紧紧抱在一起,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战后,人们谁也说不出这10名战士的名字,然而他们却在群众中赢得了一个共同的光辉名字,那就是“马石山十勇士”。

    在一个多月的反扫荡战斗中,全区军民英勇斗争,共毙伤敌人2000余人,沉重打击了日伪军嚣张气焰,粉碎了日军在胶东发动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冬季大扫荡。在此次冬季反“扫荡”中,西海地委书记于己午、西海军分区参谋长于一心、胶东青联主任林江、十六团政委张寰旭、参谋长陈志英和胶东军区卫生处长兼政委夏云超壮烈牺牲。

    在1942年冬季反扫荡斗争中,烟台市各县军民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以多种形式打击进犯的日伪军,保护群众,保卫抗日根据地。

    在福山县。11月中旬,日军在结束对牙山、马石山和东海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后,再次集中日伪军5000余人,从福山开始,向磁山、艾崮山抗日根据地“扫荡”。12月13日,日军先兵分7路合围磁山、磁东抗日根据地,连续“扫荡”4天后,又向西开进。为粉碎敌人“扫荡”,中共福山县委于11月上旬成立了反扫荡工作委员会。中旬,在敌人开始“扫荡”的当天,县级机关和部队绕到县城以东敌人后方,领导全县军民采取分散活动,展开袭扰战、破袭战、地雷战、麻雀战等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袭扰“扫荡”之敌。同时,福山县、区武装还多次配合胶东军区特务营、北海独立团等主力部队在东厅乡南厚兹沟村、十里堡等村设伏重创敌人,使日军破坏抗日根据地的企图无法得逞。在栖霞县,为了夺取反扫荡的胜利,主力部队第五旅十三团事先做好准备,一营驻邢家庄以西一带,司令部与三营驻东下夼一带。栖霞县成立了戒严指挥部与各区、村戒严小组,布置秘密通信站,严格岗哨盘查。栖东县布置设立两个秘密通信站,一个设在上门楼村,与一、六、七、八、十一、十二区联系;一个设在下塞口村,与二、三、四、五、九、十区联系。反“扫荡”中,栖霞、栖东两县军民除平填日伪军挖的护路沟外,还配合主力部队采取化整为零、侧后出击等机动灵活的战术,用地雷战、麻雀战袭扰打击日伪军。其间,日伪军在栖霞、栖东两县制造了“雷山”、“山西夼”等惨案,给栖霞、栖东两县人民造成巨大损失。据统计,日伪军杀害共产党员45名,杀害群众521名,烧毁房屋2281间,抢去财物(折款)约178万元。日伪军捉去的千余名男青年,被送往青岛运至东北煤矿为日军挖煤。在蓬莱县。12月14日,敌人进入蓬莱境内,先以两天时间搜索磁山和石劈山区。17日至19日,合围艾崮山区。蓬莱县驻艾崮山区党政干部和地方武装,趁敌人“扫荡”和敌占区各据点兵力薄弱之机,深入敌后开展工作,伺机打击敌人。22日,北海专署警卫队配合蓬莱独立营,伏击了由大辛店到得口店的日伪军,俘日军1人、伪军10人,缴获汽车1辆。同时还在根据地内组织和发动群众,坚持反扫荡。此次日军在蓬莱境内,杀害革命群众13人,伤4人,抓走壮丁500余人,抓走妇女17人,抢走牲口100余头。在招远县。12月21日,日军在东起招栖边界,西至招掖边界长山一线;南起招莱边界的芝山、北至招远北部的华山,从四面八方向招远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勾山周围扑来。招远县大队一连、二连100余人和西海独立团一营200余人,先后在勾山至巨岩山之间,与大股敌人袭扰、阻击。在这次反扫战斗中,我大部指战员壮烈牺牲。日军在大规模的“扫荡”中,在招远县犯下了滔天罪行。12月21日,日伪军包围了道头镇的松岚子村,用枪托砸、棒子打、爪钩抓、刺刀捅、大刀砍等残忍手段,杀害抗日军民108人,打伤多人。23日,400余名日伪军在大户陈家镇的古宅村用斧砍、水淹、火烧、石头砸、辣椒水灌等手段,对手无寸铁的群众凶残屠戮,共杀害无辜村民17人,被毒打终身致残者10余人,抓走34人。据不完全统计,从12月20日至23日仅4天时间内,日军仅在招远南部就杀害抗日军民500余人,其中群众250余人;干部、战士、工人约300人;被打伤致残的群众无计其数;烧毁房屋423间,抢劫财物价值730多万元;抓走群众1000余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招远惨案”。


    第四节 开展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日伪军

    烟台市各县军民,为了战胜抗战相持阶段的严重困难,巩固抗日根据地,从1942年开始,根据中共胶东区委关于开展对敌政治攻势的指示,在加强军事斗争的同时,在不同地区、区别不同对象,采取不同方式进行政治宣传,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北海区,1943年2月初,中共黄县县委开展了一次年关(春节)政治攻势。利用春节期间,组织武装宣传队,深入敌占区召开村民大会,散发坚持斗争、抗战必胜的传单。武装宣传队还到龙口、黄山馆、北马、芦头等日伪军据点周围,用送宣传灯、喊话,进行对敌宣传。这次春节政治宣传共散发《告敌占区同胞书》500余份、传单1200份、贺年片1000余份。在东海区,中共牟平县委也于同年春节期间,向日伪军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政治攻势。他们派出宣传队到敌占区演剧、扮秧歌、开座谈会等,宣传共产党的政策,揭露敌人的阴谋。还到日伪军据点周围喊话、给日伪军士兵写信,规劝其弃暗投明,不要为日本法西斯卖命。通过这次政治攻势,全县14个日伪军据点中,有11个据点的反战士兵与县委敌工部门建立了秘密联系;有1 3户伪军家属到伪军据点中,把自己的亲人动员回家;有29名伪军在宣传队的教育下,向抗日地方武装投诚。在西海区,中共掖县县委于1943年9月,派人打入掖南县七十里堡伪军据点,经过耐心教育,争取了伪掖县警备队中队长刘廷祥,带领51名伪军反正,向抗日民主政府投诚。1944年11月,掖县和掖南县联合对驻掖县县城的日伪军,开展冬季政治攻势。他们在县城城关周围召开群众大会,向城内喊话、散发传单,宣传抗战形势和中国共产党全面抗战的路线和政策。经过宣传教育,5天中就有1 7名伪军逃离据点回到家乡。1945年5月,中共掖南县委派人对国民党顽固派阎珂卿部第九纵队所属政工二大队中队长邱子元作劝降工作,成功的策动其率部70余人起义,到抗日根据地参加了西海军分区昌平支队。

    1943年,为了摧毁伪政权,扩大解放区,巩固抗日民主政权,中共胶东区委发出指示,要求各级党委做好对伪组织人员的教育、训练工作。1944年1月至5月,胶东区党委指示莱阳县委和莱东县委,将两县境内敌占区、顽占区的伪乡长、伪保长400余人,在地方武装保护下,集中起来送到胶东区党委和胶东行署所在地——牟海县的崖子、岛子、青山进行政治训练。训练期间,胶东区党委和胶东行署负责同志向他们讲解了国际国内形势,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政策和法令,介绍了胶东抗日根据地的各项建设情况。并请党外民主人士与他们交流思想,以启发他们的觉悟。两县委组织他们参观根据地的生产和集市贸易,还组织他们观看八路军战士射击、投弹、刺杀、爆破等军事训练。通过这些活动,使两县伪职人员了解了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抗日方针和政策,识破了日、伪、顽的欺骗宣传;认清了日军必败,中国人民必胜的大好形势。训练结束后,他们各自写了保证书,表示今后一定要将功折罪,为抗日做好事。两县地方武装又护送他们安全返回原地。经过两个多月的训练、教育,改造了一批伪职人员,为开辟敌占区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此后,两县敌占区的大部分乡长、保长,对日军和顽固派采取了“拖”、“磨”的手段,消极应付,使敌人的保甲制度处于瘫痪状态。

    继莱阳、莱东两县之后,各海区都普遍组织力量,采取不同的方式,对伪组织人员进行政治训练,收到了良好的效果。1943年11月,中共黄县县委根据上级指示,组织训练伪职人员,加紧摧毁伪政权。从12月下旬到翌年2月,先后4次组织训教伪乡长、伪村长和伪区公所工作人员120余人。在4个月中,共摧毁伪乡公所9处、伪村公所48处,处决死心塌地充当日军鹰犬的伪职头目6名。1944年1月至4月,掖南县在开展政治攻势、训教伪职人员斗争中,共摧毁伪区公所、伪村公所42处,取缔伪情报人员368名。4月至9月,黄县又先后5次组织训教伪职人员579名。每次都把伪职人员集中到根据地内,进行为期10天至20天的训练教育。栖霞县委于1944年6月和1 2月,分两次集中训教伪职人员400名。通过教育,伪职人员表示愿意“回心向善,立功赎罪”。有80余名随日军跑到烟台的伪军、伪职人员,在共产党、八路军抗日政策的影响下,毅然反正,返回栖霞。1945年1月,蓬莱县组织训教了伪军伪职家属113人,发动他们到伪军据点做工作,在伪属影响下一个月中就有16名伪军弃暗投明,回到根据地来。

    在教育、训练伪组织人员活动中,各地还创造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好办法。如黄县县委、福山县委、招远县委和招北县委就创造了送“红”“黑”灯和建立“红”“黑”点记录簿的活动。1944年2月,为了在全县造成一种“当八路军光荣、当伪军可耻”的强大政治舆论,黄县县委和县政府利用春节农村挂灯的习俗,在根据地和游击区内,以村为单位普遍开展了送“红”灯和送“黑”灯的活动。各村公开或秘密地给抗日家属挂红灯,给伪军家属挂“黑”灯,以此给伪军家属施加压力,敦促其规劝自己做伪职的亲人,及早悬崖勒马,改邪归正。从同年春天开始,黄县和福山、招远等县,又开展了建立“红”、“黑”点记录簿的活动。为了监督伪军和伪职人员的行动,敦促他们多做好事,少做或不做坏事,各县都为伪军、伪职人员建立了个人档案和活动记录簿,将他们的行动随时记录下来。每做一件好事,就在记录簿上记一个“红”点,做了坏事就记上一个“黑”点。“红”点多了立功赎罪,“黑”点多了罪加一等。并定期通过喊话或捎话给他们及其家属,以此来分化和瓦解伪军、伪职人员。这一做法,给伪军和伪职人员很在大震动,许多伪军、伪职人员为了给自己留后路,自动退出了伪组织。另一种训练教育形式,就是开展“一封信”活动。即广泛发动根据地和游击区的军民,向其做伪事、当伪军的父兄、子弟、亲戚、朋友、同学等写一封信,奉劝他们认清形势,了解政策,把握时机,迷途知返,不做对不起祖国和祖宗的事。这种形式简便易行,易于被伪军、伪职人员接受,起到了动摇军心,分化瓦解的作用。

    开展伪属档案登记、召开伪属座谈会,也是分化、瓦解伪军和伪职人员行之有效的办法。在登记伪属的基础上,召开伪属座谈会,向他们申明大义,交代政策,敦促他们到日伪军据点和日伪机关去索夫寻子,把当伪军、任伪职的亲人追回来。据统计,1943年海阳县第十区,通过登记伪属和召开伪属座谈会,有65户伪属追回了1 3名当伪军的亲人。1944年2月至9月,黄县先后对727户伪属进行了登记和教育。到9月底,通过开展伪属索夫寻子活动,全县有119名伪军、317名伪职人员脱离了伪军和伪组织,回到人民群众中来。1944年7月,牟平县召开伪属座谈会,对82名伪属进行了政策教育。

    1945年4月,招北县委于日本的樱花节期间发起的“樱花攻势”很有特色,也很成功。具体做法是:在日军必定经过的交通要道上,用人工做成樱花布置成日本式的小花园,园内放上酒、鸡蛋,摆上一些装满食品的小布袋和日文宣传品,宣传品上的落款是“日本人民反战同盟”。19日,伪县长与日伪军一部乘汽车北上,路过沙沟马家村发现了“樱花园”。被地雷炸怕了的日军如临大敌,下车卧倒。待到弄清没有地雷后,日军官兵一涌而上,抢走了酒和食品袋,并把日文宣传品装到口袋里。最后,日军指挥官用日文写下了纸条:“东西收到了,谢谢!”“樱花攻势”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1942年以来,烟台市各县军民对日伪军和日伪组织,持续开展的政治攻势,争取和瓦解了一批伪军、伪组织工作人员,摧毁了一批伪政权,有力地配合了胶东八路军粉碎日军“治安强化运动”和反“蚕食”、反封锁、反“扫荡”的斗争。

亦木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