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红色文化频道
抗日猛虎任常伦

2015-04-27 09:28:56

来源:水母网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不少电视台播放了抗战时期的一些片子,这使我更加怀念逝去的战友任常伦同志。他不仅是山东军区的一级战斗英雄,在小栾家战役中还救过我的命。七十多年来,每逢清明我都步行30多里路,去胶东抗日烈士陵园,站在常伦的铜像前为广大青少年讲述英雄的战斗事迹。现在我90多岁了,不能亲自去为烈士扫墓,就站在家门口面向英灵山的方向默哀一阵子,每在这时,英雄的壮举就会浮现在眼前。

赤手与敌搏斗

1940年8月的一天,战士小周带着一位农民小伙子走进十四团部说:“报告首长,这位小同志想参加八路军,扛枪打鬼子。”团首长上下打量了一下小伙子说:“好啊,欢迎、欢迎。”接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头问:“小伙子,叫啥名字?家住哪里啊?”小伙子立即回答道:“报告首长,我叫任常伦,是黄县孙胡庄人。”团首长又问:“你来参军,家里人同意吗?”任常伦说:“我在外面给人扛活,听说八路军是专打鬼子的,我就偷偷的跑来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团首长说:“扛枪打鬼子,会流血牺牲的,你不怕吗?”任常伦坚定的回答道:“不怕,怕死就不来参军,参军就不怕死,只要能扛枪打鬼子,我什么都不怕。”团首长笑了笑说:“吆,还挺有个性的。好,我们八路军就需要这样勇敢的战士。不过,你暂时还不能扛枪打鬼子,因为我们目前的枪支非常短缺,没有武器怎么打鬼子呀?这样吧,你跟着小周去往战地上运送弹药。”任常伦答道:“是”!

当任常伦扛着弹药箱来到阵地时,战士们已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任常伦扔下肩上的弹药箱,就向敌人扑去。一个日本鬼子正在和一位战士刺杀搏斗,任常伦上去就抱住鬼子往地上摔去,乘机夺下了敌人的大盖枪,回手一刺便结束了小鬼子的狗命。接着他又冲向了旁边的鬼子,与敌人拼了几个回合后,觉得用刺刀刺不得劲,就倒过来用枪托猛砸敌人的脑袋,表现得非常勇敢。战斗结束时,营长对任常伦说:“小伙子,刚入伍吧?仗打得不错,非常勇猛,这支大盖枪就归你啦。”就这样,任常伦在入伍的当天就拥有了杀敌的武器。

攻打万第战役

万第是敌人在胶东的重要居住点,这里不仅住扎着日军的一个中队,还有以赵保原为首的顽固派杂牌军一万八千余人。打好这次战役对于解放胶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胶东军区集中各路兵种齐上阵,力争在短时间内,一举拿下万第。

任常伦所在的连队,除了配合大部队作战外,还负责爆破两个敌碉堡的任务。但当时面临的困难是,上边分配的炸药不足,让他们自行想办法。任常伦接到爆破任务后,就找了几位战士开诸葛亮会,最后决定,将上边发的大捆炸药分成两小包,分别踏着梯子投入两个碉堡的枪眼里。尽管这样做在完成起来困难多,风险大,但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完成任务。

次日拂晓时分,整个大地还沉睡在梦乡里,我大部队已潜伏在万第周围,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用望远镜可以看到,万第村北竖着两座高大碉堡,碉堡下有几个鬼子在持枪走动。一辆军卡车载着几名鬼子来到碉堡旁,停车后往下卸面粉。

6点整,我军突然向敌人发起攻击,枪炮声响成一片。碉堡旁的卡车见势不妙,开着车便逃离了险境。这时碉堡里的鬼子纷纷出动,向我军反击。万第上空顿时硝烟弥漫,火光冲天。

战斗打响半个小时后,敌人有些招架不住,便纷纷缩进碉堡里从枪眼向我军还击。连长对任常伦说:“任班长,爆破碉堡的时候到了,大部队为你们作掩护。”任常伦、副班长王风云等四名战士手提着梯子,猫腰冲出了战壕,卧倒在地,匍匐着前进。

这时,大部队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枪声更加密集。卧在地上的四名战士向前方投了几棵手榴弹,借着烟雾弥漫的时候,起身飞速向前冲去。待烟雾快散尽时,他们再卧倒在地,然后再向前方扔几个手榴弹,再起身向前冲去。就在他们二次向前冲时,一名战士中弹倒地。当任常伦他们来到碉堡前壕沟时却傻了眼。壕沟深三米、宽五米,无法越过。王风云对任常伦说:“怎么办?我们把梯子横放在壕沟上,通过梯子爬过去。”任常伦端详了一下壕沟说:“不行,梯子的长度不够。我看这样,咱们把梯子竖到沟下,踏着梯子下去,然后再把梯子搭在对面沟帮上,踏着梯子上去。”王风云点点头说:“好”。

三人下到沟底后,任常伦说:“我来爆破这个碉堡,你们俩去完成那个任务。”接着他们便迅速上了岸。任常伦第一个冲到碉堡下,搭好梯子,刚上了几层便肩部中弹。他咬紧牙关,从腰间拔出两枚手榴弹投向碉堡窗口,继续向上爬去,麻利地将炸药包扔进枪眼里,然后纵身跳下梯子,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碉堡内的敌人全被消灭。

旁边那座碉堡,王风云踏着梯子快接近碉堡枪眼时,不料身中数弹,从梯子上滚落下来。战士一看王风云伤势过重,忙从他手里抱过炸药包,可刚上了几层梯子也因中弹倒了下来。面对着凶残的敌人,看看受伤的战友,任常伦跃身从地上爬起来,猫腰冲了过去,迅速向敌碉堡窗口甩了几颗手榴弹,接着就从战士身边抱起炸药包,“噌”的一声点燃导火索,飞身爬上梯子,没等敌人反应过来,碉堡内已响起了爆炸声。

两座碉堡爆破后,我大部队从四面八方发起总攻。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一举攻下万第,共歼灭敌军五千余人,俘虏三千多人。中队长冈村宁次和赵保原见万第难守,带着残兵逃到了即墨。

夜袭敌碉堡

据我地下党情报员报告,居住在小栾家据点的日伪军,晚上要设台看大戏,营部指示五连,趁夜色黑暗,大部敌人听戏之机,偷袭村东两处敌碉堡。

此夜晚,小栾家村中心灯光通明,众多敌人坐在台下听大戏。这时,五连指战员已潜伏在敌碉堡附近的杂草中。碉堡下亮着灯光,有几个伪军在持枪流动放哨。碉堡上的探照灯不停地向四周地面扫射,有时也能照到潜伏在地面上的战士们。待探照灯光束远离时,连长对身边的战士说:“学几声狗叫,把敌人吸引过来”。听见狗叫声,两伪军并没轻举妄动,持着枪又回到了碉堡下。任常伦对连长说:“鬼子不上当,怎么办?”连长说:“向那面抛小石头。”任常伦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头,向敌人扔去。石头落地时发出的声响惊动了伪军。“不好,有情况”。接着朝天打了两枪。目标暴露后,战士们纷纷向敌人开火,碉堡下的持枪鬼子先后中弹倒地。这时碉堡里冲出10几个伪军与指战员们接上了火。

听到枪声,正在听戏的日伪军顿时骚动起来,纷纷向村东碉堡拥去。连长见大部敌人涌来,立即命令道:“史班长,你在这里掩护,大部队撤离”。我答道:“是”。

敌人的火势越来越猛,战士们边打着枪边往后撤。我趴在那里猛烈向敌人开火,不料右腿连中数弹,鲜血直流,我不顾疼痛,继续向敌人射击。当大部队离去,我想撤退时,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部队撤出后,在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我。一排长带两位战士前去营救,先后都负了伤。部队急待撤离,战友尚未救下,情况十分火急。任常伦把枪和子弹交给身旁的战士说:“我去”。便猫腰顶着敌人的炮火,朝我负伤的地方冲了过去。任常伦匍匐到鹿砦旁,轻声喊道:“史班长,你在哪里?我来救你。”

听到喊声,我吃力地睁开眼睛,向任常伦挥挥手说:“我动不了啦,你快走吧,这里太危险,不要为我再流血了。”

敌人碉堡前燃烧着一堆大火,外面的鹿砦由于弹击也燃起一排火舌,我就躺在这中间,离敌人很近。任常伦爬到我身边说:“我不能把你丢给敌人,要死咱们一块死。”说着就解下自己双腿上的绷带系在一起,一头捆在我的双肩下,一头系在自己的脚脖上,匍匐着把我一步一步向外拖去。

敌人的火力仍然不减,这时任常伦的左小腿也中弹受伤,鲜血染红了裤角。他不顾一切拖着我一步一步向外爬去,快接近大部队时,任常伦解开脚上的绷带,背起我就跑向了在此等候的战士们,并迅速撤离了战场。

布下口袋阵

据我十四团获悉,日寇大岛部六百余人,沿烟青公路东下,企图扫荡我埠西头革命根据地。团首长指示二营,在崮山前一带布下口袋阵,围歼敌人。

这天,我二营指战员早已埋伏在公路两旁的树林里和杂草中,敌人的大队人马刚进入我埋伏圈,战士们便一齐向敌人开了火。很快有几位日军中弹倒地,队伍顿时乱了阵。由于受到枪声的惊吓,日本小队长骑的那匹枣红马扬起前蹄嘶叫起来。小队长用力勒紧缰绳,大声喊道:“情况的不妙,我们遭到了共军的埋伏,快快撤退。”接着他用力一勒缰绳,调头就往回跑,众日寇紧跟其后,抱头鼠窜。二营指战员冲出战壕,一边射击一边追赶。追出10几里路后,敌人爬上了长沙堡的一个山头,架起重机枪和小钢炮,疯狂向我军反击。

我二营指战员被火力压在山下,无法追击。这时,左侧小高地上又出现了一小股敌人,架起机关枪猛烈向我军袭击,严重地威胁着指战员们的生命。连长对任常伦说:“任班长,你带领九班战士迂回到小高地侧面,将这小股敌人干掉。”任常伦点了点头,回头对战士们说:“九班的同志跟我来。”接着10几名战士起身猫腰跟任常伦向左侧跑去。

当九班的战士迂回到小高地左侧时,猛烈发起攻击,没费多大劲就占领了小高地。敌人不甘心失去有利位置,便派兵前去争夺小高地。九班战士在任常伦的带领下,先后三次打退了敌人的反扑。当敌人再次冲过来时,战士们的子弹、手榴弹全用光了。任常伦和战士们端起刺刀,嘴里喊着“冲啊”!“杀啊”!向敌人冲去。任常伦第一个与敌人交手,他左拼右刺,没用几个回合就结束了小鬼子的性命,其他战士也与敌人拼杀起来。

这时有三个鬼子分别从左、右、前向任常伦围攻过来。任常伦沉着冷静,毫无畏惧。四人在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前面的鬼子“呀”的一声,便凶猛地向任常伦的右胸刺来。任常伦用枪拼力一搏,将冲上来的鬼子搏倒在左边,差点撞在左面鬼子的刺刀上。任常伦趁着两个鬼子失去战斗力的瞬间,猛转身冲向了右边的鬼子,三下两下便把敌人刺死。当任常伦迅速转过身来时,左边的两个鬼子已冲了上来。不过,这次他们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一个紧紧盯着任常伦,另一个慢慢迂回到任常伦的身后,企图来个前后夹击。此时任常伦机智勇敢,他先向前作出佯攻,刚刺了几下就猛转身向后面刺去,正好刺中了后面扑上来的鬼子。这时前面的鬼子又冲了过来,两枪架在一起,较起了手腕劲。任常伦故意放松左手,右手顺势用力将枪托狠狠砸在鬼子的脑袋上,砸得鬼子像患了眩晕症似的,站在地上不停地晃动着身子,任常伦上去就是一刀,将鬼子刺死。

前面几个鬼子一看任常伦这样勇猛,吓得拉腿就跑。任常伦急步追上一个鬼子,朝后背就是一刀,又结束了一条狗命。当他再次向敌人追杀时,却被左前方的鬼子击中头部,当场昏倒在地,后经抢救无效,于1944年11月17日壮烈牺牲。口述:史德明 整理:矫寿功

责任编辑:刘家昌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论坛总置顶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